歡迎您訪問鄭州興邦電子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阿里巴巴誠信通企业
全國咨詢熱線:40000-63966
智慧校園、水控機、售飯機、共享充電桩、共享飲水機、共享吹風機、二维码支付、扫码饮水、扫码洗澡、物聯網租赁主板、物聯網净水器电脑板、校讯通、共享洗衣機、cpu卡水控、一卡通系统
兴邦电子,中国水控機第一品牌

聯系興邦電子

全國咨詢熱線:40000-63966

銷售:0371-55132952

售後:0371-55132951

地址:河南省 郑州市 高新区莲花街电子电器产业园西区厂房11幢

 

共享之風吹進大學校園:熱潮下面臨瓶頸之期

文章出處:www.singbon.com 作者:網絡 人氣: 發表時間:2018年12月24日

[文章内容简介]:体现共享理念的共享单车风靡高校,却不是此理念的“首秀”:共享洗衣機、共享吹風機、誠信雨伞早已成为校园资源共享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們學校也有‘小黃車’了!”湖北第二師範學院大二學生小文拎著行李急急忙忙下了公交車,走進南小門,她驚訝地發現幾輛醒目的黃色單車停在面前:“我們學院有點偏遠,看到這些車還是很意外的。”

今年年初,各式單車如雨後春筍一般布滿武漢街頭:黃色的ofo、白色的哈羅、橙色的摩拜,具有短距離出行優勢的自行車,彌補了交通末端“最後一公裏”的缺陷。

實際上,除了基數龐大的共享單車,“共享”之風早已吹入大學校園。共享資源雖然給高校學子帶來了不少便利,但是也暴露了共享資源極易受損,管理難度較大,被使用者私自占有等令學校和使用者頭疼的問題

▲自行車出行已成爲當下時興的交通方式

“共享”蔚然成风 便利生活新方式

自從因爲等校車錯過了2017全國大學生英語競賽初賽,華中科技大學的張威便將校園內的出行方式換成了共享單車,“校車一般在南大門和東邊,平常等車一般要五到六分鍾,再者校車較小,經常人滿坐不上,有急事時還是騎車會更方便一些,不會誤事。”

在華科,學生出行離不開自行車和學校校車。據湖北日報報道,除了共享單車,今年5月6日,華科還新投入電動車“租八戒”,但是規模不大,正在投點實驗中,目前這種共享電動車已累計在該校投放70多輛。

體現共享理念的共享單車風靡高校,卻不是此理念的“首秀”:共享洗衣機、共享吹風機、誠信雨伞早已成为校园资源共享的重要组成部分。

▲某校的“誠信雨伞”

華中師範大學明令禁止在宿舍使用大功率電器。“我這樣長頭發的女生每次洗頭都要很久才能幹,之前有一場很重要的見面會,時間很緊,我在寢室用了私人的吹風機,結果跳閘了。”該校英語語言文學專業的楊伊琳告訴記者。“現在有了共享吹風機,不僅節約了時間,而且比私自在宿舍使用大功率電器安全得多。

“還有硬幣嗎?”湖北某師範大學大三學生鄧陽拎著幾件衣服,向室友借了三個硬幣,自從開始使用樓道內的公用洗衣機,他便嘗到了甜頭:“便宜又方便,何樂而不爲呢?

▲某高校的共享洗衣機

共享资源问题频出 监管无法一蹴而就

隨著共享單車的不斷普及,停放無序、占地較多等問題也日漸顯露,共享單車的出現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學校治安管理難度。而校園內共享單車本身也可謂命運多舛,給共享單車挂上私鎖長期占有,將共享單車騎到校外後隨意停放,甚至有學生爲了趕時間,不惜暴力開鎖。

武漢科技大學大三學生劉慶宇作爲一名“技術宅”,對共享資源存在的問題有著自己的見解:“某些共享資源問題純屬‘技術活兒’。比如現在火爆的小黃車,一開始采用的是機械鎖,即每輛小黃車的編號對應固定的密碼,如果‘有心一點’記住密碼,就可以將共享資源變成自己的私人專屬了。”

2017年1月16日,ofo正式對外發布其自主研發的第一代智能鎖。ofo首代智能鎖采用“機械+智能鎖”解決方案,將原先的固定密碼改爲隨機密碼,既可通過手機獲取密碼自動解鎖,也可手動輸入密碼開鎖。

▲一排整齊的共享單車

除此以外,校園內其他的共享資源也常常被人“強占山頭”或者因爲操作不當遭到損壞。

“每次去洗衣服,我都要帮别人把衣服清出来,我才能使用。”武汉学院的姚舜透露,自己多次想去用共享洗衣機,但是经常会遇上停止工作的洗衣机内尚有早已清洗干净,却还未取走的衣物。对此,武汉科技大学的张怡“叫屈”,“洗衣机一般都离宿舍有一段距离,没办法及时知道是否洗完。”往往因爲使用者的無意之舉,共享資源總會出現使用難的問題。

今年剛剛開學,武漢學院在宿舍的每一層都安放了投幣式共享吹風機,然而如今一學期即將結束,仍然可以正常工作的吹風機已經不足一半。湖北警官學院後勤管理處的一名管理人員有著同樣的苦衷,學院四棟學生宿舍樓共安置了24台公用投幣式洗衣機,由于學生不愛惜,多台洗衣機遭到不同程度的損壞,無形中加大了維修成本

共享資源問題頻出,如何監管是很多高校面臨的難題。華中師範大學張學標教授分析:“共享經濟的出现,毫无疑问是给行政监管出了一道难题。新事物的产生只需“一夜之间”,但对新事物的管理却是一条漫长的道路。”

据媒体报道,3月31日北京理工大学发布通知,未经许可的共享单车将暂时禁止进入校园。而广东創新科技职业学院更是明确从5月1日起对摩托车、电动车以及共享单车说“不”。

“洗衣机的损坏现象很严重,我们还没办法去在使用过程中去有效监管,只能不断维修。” 湖北警官学院后勤管理处上述管理人员说道。

▲被上鎖的單車

理性看待“資源共享”

由“共享单车”为起点,更多的“共享类”的商业模式不断崛起。共享雨伞、共享洗衣機、共享篮球的产生让太多人发出感叹:共享真的是無處不在了。

实际上,这些产品并不是所谓的“共享經濟”,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骏曾表示,现在社会主流所追捧的“共享經濟”本质上仅仅是租赁经济的扩大化。以“共享洗衣機”为例,公司调用的并不是闲置洗衣机,而是采购或者制造了一批洗衣机进行投放,并收取相应的费用,其本质上就是一种租赁的行为,不过就是类似于国外洗衣房的一种模式。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企业管理系孙金云博士在接受解放日报记者采访时,更是将其称为“打着共享經濟幌子的微創新”。

在這樣的社會影響下,不少高校的學生也都躍躍欲試,渴望趕上這趟最快速的列車闖出自己的一片天。來自華中農業大學的大三學生姜浩就是其中之一。他從2016年開始和團隊共創了“螞蟻駕到(原名爲‘啊呀捎帶’)”。主要業務是“幫忙取快遞”、“幫忙捎飯”,同時提供了一個互動平台,集思廣益,幫助用戶解決各樣的問題。在“衆包模式”下的捎帶卻在實行的過程中面臨了太多的挑戰。低成本的投入和局部開展的影響力,遠無法和大型企業相抗衡。管理方法不當造成了最後的失敗。姜浩的“螞蟻駕到”于今年5月宣告停業。

但是姜浩远没有将梦想搁置,他仍旧渴望着抓准时机再来一次“赶在风口”的成功。他依旧会呼喊着“共享經濟是王道啊,投资了就必火”。他相信這個新概念會帶來巨大的經濟效應

毕业于华中农业大学的企业家罗卫国先生面对所谓的“共享經濟”,他谈到自己的看法,“在對新概念的追捧之下,往往就忘了很多本質的東西。現在的人們更需要的是理性與思考。

本文关键词:共享,大学校园,共享吹風機,共享洗衣機
上一篇:共享經濟的至暗时刻[ 12-19 ] 下一篇:沒有了!
回到頂部 在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