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鄭州興邦電子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阿里巴巴誠信通企业
全國咨詢熱線:40000-63966
智慧校園、水控機、售飯機、共享充電桩、共享飲水機、共享吹风机、二维码支付、扫码饮水、扫码洗澡、物聯網租赁主板、物聯網净水器电脑板、校讯通、共享洗衣機、cpu卡水控、一卡通系统
兴邦电子,中国水控機第一品牌

聯系興邦電子

全國咨詢熱線:40000-63966

銷售:0371-55132952

售後:0371-55132951

地址:河南省 郑州市 高新区莲花街电子电器产业园西区厂房11幢

技術支持:郑州兴邦售后服务 郑州兴邦售后服务

技術電話:18937659229

 

共享經濟的至暗时刻

文章出處:www.singbon.com 作者:米筐原創 人氣: 發表時間:2018年12月19日

[文章内容简介]:共享經濟的本质在于闲置资源的再利用,是对存量资源的再利用,而共享单车则是做增量,新出厂的单车霸占了街头;共享經濟的最初是个人端即C2C的概念,到了ofo、摩拜,已经是公司化运营了,成了B2C模式;押金的出现,直接把共享經濟的概念打破掉了。

1

 

 

“外面都瘋傳小黃車不行了,但是今天看上去還好啊。”

 

上周,不到10分鍾就收到了一家三口的全部押金,殺到ofo北京總部的陸阿姨,有些意外。

 

消息一傳開,ofo的辦公室便排起了長隊,從5樓直接排到了中關村大街上。

 

 

與現場笑臉相迎的客服大相徑庭的是,ofo的線上退款按鈕已經變成了灰色,且退款周期一再延長,而大批用戶已經等了一個多月,依舊還是沒有消息。

 

最新消息是,線上退款的排隊人數,已經突破1000萬,所需退款總額也突破了10億。要知道,ofo近期的月活也才2000多萬。

 

有人另辟蹊徑,假裝外國人給ofo寫郵件申請退押金,沒想到卻很快收到了押金,以及ofo歉意滿滿的回信。

 

 

這一惡作劇般的互動,引來全網群嘲。

 

年中時,關于ofo的負面新聞不斷傳出,“挪用用戶押金”“資金鏈斷裂了”“破産了”等等,虛實難辨,創始人戴威忍著沒有回應。

 

但有人忍不了了。

 

9月1日,上海鳳凰自行車將ofo主體告上法庭,索還拖欠貨款6815.11萬元。據悉,這筆訂單僅兌現40%。

 

而此前已有9家物流及制造供應商公司起訴ofo,涉及物流運輸、房屋租賃、廣告費用、拖欠貨款等多種事由,糾紛金額累計達到了8931萬元。

 

直到11月,戴威終于站了出來。面對公司出現的各種問題,倔強的戴威終于說出那句“我錯了”,但稱“ofo不會倒閉,其他都有可能”

 

“其他都有可能”是戴威向還在支撐的員工,給出的虛弱的承諾,也是安撫用戶的最後手段。但ofo的微博下面,依舊圍滿了聲討押金的群衆。

 

被收購,仍然是ofo最好的選擇,雖然戴威之前多次拒絕,但如今的狀況下,他已經無牌可打。

 

ofo只是個縮影,屬于共享經濟的至暗時刻,已經到來。

 

 

2

 

共享經濟的概念,1978年时就已提出,意思是将个人闲置的资源分享给有需求的人,在获得报酬的同时还产生额外的附加值。

 

而人们对共享經濟模式的印象,是关于Airbnb和Uber两家公司,将自己闲置的房屋出租给旅客,或者利用闲暇时间接送有需求的乘客,都是为了赚点外快。

 

中国人对共享經濟印象,要等到2013年滴滴快的掀起的烧钱大战,各种顺风车、专车加入混战,“共享出行”逐渐流行。

 

直到2015年情人節,滴滴快的宣布合並,汽車共享出行領域的大戰宣告結束。

 

此時,共享模式開始普及,新的戰火在另一個領域燃燒起來。

 

2016年初夏,摩拜宣布成立,並迅速在一二線城市鋪開。這逼得早兩年成立、已占據高校市場的ofo,不得不走出校園應戰。

 

共享單車一夜爆紅,無數創業者加入戰局。城市道路兩邊、地鐵口、高校內,被黃色和橙色的單車包圍,中間還夾雜著綠色、藍色、紫色,甚至彩虹色。

 

90年代後不再流行的單車,忽然“複興”過來。

 

随之而来的,还有无数创业者的“共享”热情,并把共享經濟的风口吹到最大。从共享单车到共享充電宝、到共享按摩椅等,都受到了投资者狂热的追捧。

 

但林子大了,什麽鳥都有;風口大了,什麽豬都能吹起來。

 

有些奇怪的項目混了進來,比如共享籃球、共享雨傘、共享旅遊、共享床鋪,比如共享女朋友,甫一出生,就被監管直接打壓了下去。

 

 

比如共享廁紙,在商場、景點的公廁免費提供掃碼取紙:

 

 

似乎,一切都可以共享了。

 

有人寫段子來嘲諷這一切:

 

现在共享經濟这么火,我也有个创意,就是买几十台电脑,租个场地摆好,联网。面对那些家里没电脑或没网的客户,凭二代身份证就可以用,每小时收费5元。不想玩了就下机,电脑可以继续给下一个客户用。循环利用,如果客户一次用一整夜,还可以优惠,并提供免费方便面,扩展到全世界的话,轻轻松松招几十个亿的风投不是问题。这绝对是目前空白的领域,不知道有没有人有兴趣合作。@马化腾 @马云 @王思聪

 

一些基于僞需求的項目,除了熱炒概念、吸引融資,甚至卷走一筆押金就跑路,對提高社會運行效率方面並沒有太大用處。

 

3

 

甚至连共享单车,都不过是分时租赁披着“共享經濟”的外衣罢了,其本质依旧是租赁经济。

 

從以下三點可以作以區分:

 

共享經濟的本质在于闲置资源的再利用,是对存量资源的再利用,而共享单车则是做增量,新出厂的单车霸占了街头;共享經濟的最初是个人端即C2C的概念,到了ofo、摩拜,已经是公司化运营了,成了B2C模式;押金的出现,直接把共享經濟的概念打破掉了。

 

但沒人在意這些,在資本的眼中,這些都是刻板的概念,他們要的只有火熱的市場和高額的回報。

 

2017年,共享經濟领域融资额约2160亿元,同比增长25.7%。以共享单车为例,截至2017年年底,国内共有77家共享单车企业,累计投入了2300万辆单车,当年融资金额达258亿元。

 

僅僅ofo和摩拜兩家公司,在2016年就完成5輪融資,在各自的E輪融資中,都飚出了6億、7億美元的新高度,阿裏、騰訊、金沙江、紅杉資本、攜程、滴滴等大佬,紛紛入局。

 

 

再以共享充電寶爲例,2016年至2017年,共享充電寶行業共獲得融資31筆,其中28筆發生在2017年,月均融資2.3筆。

 

但與單車行業的風光相比,充電寶行業的融資多爲初期投入,過半數集中在天使輪及以前,23%左右處于A輪。B輪僅小電一家,融資金額3.5億元。另外還有一起並購,聚美優品以3億元人民幣完成對街電的收購,占股約60%。

 

 

其他共享行業也比較類似,融資輪次少、金額低,顯示出資本的占位思想比較嚴重,真正想深耕的,少之又少。

 

资本,催熟了火爆的共享經濟,但也意味着很多产品并没有对应的消费需求和消费场景。一旦資本看不到盈利的預期,燒完錢之後找不到接盤者,必然考慮退出的現實。

 

而很多企業,就在這個過程中,支撐不下去了。

 

4

 

共享項目的關閉潮,依然是從單車行業開始。

 

雷厚義的悟空單車,不幸成爲第一個。

 

誕生于重慶的悟空單車,被很多人嘲諷不了解實際情況,在“魔幻”地形的重慶,哪來的單車騎行需求呢?

 

盡管雷厚義有他自己的堅持——不收押金,但供應鏈成本高企、沒有資本介入,讓悟空單車很快支撐不下去。

 

隨後,3Vbike停運,町町單車退出市場,創始人甚至锒铛入獄;小藍單車、小鳴單車相繼宣布關閉,酷騎單車還經曆了押金風波。

 

2017年8月下旬以來,酷騎因押金、預付資金退還出現嚴重問題,導致消費者大面積投訴。酷騎倒閉的消息傳來,前往其北京總部退押金的人排起了長隊。

 

一年後,這一幕發生在了ofo身上。

 

截至2017年底,77家單車企業,倒閉的已有30多家,市場上僅剩下ofo和摩拜兩個巨頭。

 

資本在這兩年的燒錢大戰中,筋疲力盡,撮合兩家合並的消息不斷傳來,金沙江朱嘯虎更是多次喊話。但倔強的戴威,不想敗倒在資本的石榴裙下。

 

胡玮炜卻是個明白人。2018年4月,美团宣布收购摩拜,以此为转折点,共享单车行业大战宣告结束,共享經濟也从此走向下坡路。

 

资本逃离从单车向其他共享行业蔓延开来。共享充電宝在2018年已经听不到融资的声音,多数倒闭的企业存活时间不过半年。存活下来的企业中,仅剩小电、来电、怪兽充电、街电四家实力较强。

 

而很多共享項目的退出原因,令人哭笑不得。

 

比如共享雨伞,2017年6月初,OTO共享雨伞在上海投放首批 100 把共享雨伞,免押金、免付费、不设密码锁,投放当天,雨伞全部消失。同样的情况发生在东莞、杭州、南昌等多个城市。

 

創始人只好解釋稱:“很有可能是新事物的出現引起了市民的好奇,被市民帶回家研究了”。而另一位創業者對此表示,“藏傘于民才是我們的初衷”。

 

言語間都是對自己的諷刺。

 

資本遊戲本身沒有原罪,但當它們離場後,埋單的往往是消費者。

 

退不回的押金、破损的单车、一地鸡毛的篮球、雨伞、床铺等等,短短两年时间,共享經濟从高峰到低谷,无不让人感到魔幻重重。

 

經曆了至暗時刻之後,清算早晚會到來。

 

准備退休的馬老師說:“風過去了,摔死的都是豬。”

本文关键词:共享經濟
回到頂部 在線留言